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初迎接了许轻远的话,有些头大的说,“迟了,我们进来了。”

    初阳瞧见许轻远和李蕴还在床上没起,走到床边,踢掉鞋子就往床上爬。

    李蕴瞧见她一脸坏笑的样子,赶紧扯了被子,“初阳,你和哥哥先出去,等娘亲穿上衣服再带你玩。”

    初阳却极为单纯的笑着说,“不要,我也要和娘亲,爹爹一起睡觉觉。”

    初迎站在床下约莫两米处,小脸红彤彤,瞧见妹妹真胡闹,快速往前走去,伸手抱住初阳,拽了回来。

    “快跟哥哥走, 你瞧爹爹的脸都黑了,一会儿会打你的。”

    初阳看了下许轻远,吐吐舌头,松开手和初迎下了床。

    初迎看了下他娘一眼,“娘亲,你快点穿上衣服,我先看着妹妹。外面的雪好多,很冷……。”

    他这言外之意,赶紧起来做饭吧,再不吃点热乎的,都要冻死了。

    兄妹俩出去西屋后,初迎盯着初阳,过了一会儿才问,“你又调皮了,娘妻不是教过我们,不可以看人家脱光光。”

    初阳却不以为意,“是娘亲和爹爹,又不是别人。”

    “那也不行,谁的都不可以,也不可以被人看自己的。”

    初阳瘪瘪嘴,不明白哥哥话里的意思,但是见哥哥像是生气的样子,只能以撅嘴抗议,却也聪明的不反驳。

    ……

    两个孩子离开后,李蕴火速穿了衣裳,瞥了眼许轻远,低声道,“以后孩子在家,不能再这样胡来了, 瞧瞧这次多尴尬啊。”

    许轻远有些气闷,“他们才三岁多,能懂什么。要是他们在家我们夫妻没有床事生活,你忍受得了?”

    李蕴一想也是,他们算着年龄也不算大,怎生就为了孩子没有了夫妻之间的生活, 难道要真的性生活不和谐?

    怕是她会提前更年期的。

    “那……我们尽量不要在孩子在家的时候做。”

    “这件事,你听我的。”

    李蕴还不清楚,这件事怎生就听他的了。直到后来,他一次次的用实际行动告诉她,李蕴才明白,为何要听他的。

    早饭后,许轻远一人承包了院子里的积雪,又扫了门前雪,雪花依旧下着,李蕴想着今日会没事的,正想窝在家里听许轻远说说之前的事情。

    ……

    见许轻风驾车跑来了。

    满面着急之色,推门见到许轻远在,继而脸上带了大喜。

    “大哥你啥时候回来的?”

    许轻远丢下手中扫把,“昨天晚上,下这大雪你来这里作何?”

    “出了点事,找嫂子来的。”

    李蕴在屋里听到院子里有声音,就赶紧出来了,“是出了什么事,是铺子里的事?”

    “是啊,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群人,瞧着是个和善的,也相当有钱,光是吃了咱们一锅的串串香都砸了十两银子。可是,他们在铺子里呆了有十天了,就是不走。”

    李蕴问道,“是什么人,撵不走吗?可有找府衙里的人?”

    许轻风听李蕴说府衙,面色有些尴尬之色,还是小声的说了出来。“嫂子,其实 ,府衙大人托赵强表哥来找你的那次,其目的是想宴请你吃饭,见你着实忙,赵强表哥没说。我这次去找府衙大人却被搪塞一把,根本不见我。后来问了赵强表哥,他才把这件事说了。是不是

    咱得罪了阮大人?”

    李蕴没回答,倒是许轻远听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若是因为这件事的话那阮大人还真是小肚鸡肠,家里汉子不在家,一个女辈之流如何去参加男子的宴请?根本不合规矩。这件事,回头找了赵强来,让他充当个中间人,捎带个话,年后再去再聚一次,也

    能与阮大人解开这结。”

    李蕴也是赞同许轻远的话,毕竟她这个郡主空有个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