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向暖下意识地抓住他的衣襟。下一秒,她又用力地抱住他的脖子。

    因为他光裸着上半身,根本没有衣襟可让她抓。

    混乱中,他恰好低头,她恰好抬头,四片唇瓣就这么碰在了一起。

    电流瞬间四处流窜,让彼此都呆住了。

    牧野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红唇,身体相贴处更真切地感受着女子的玲珑曲线,自制力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向暖心跳凌乱,屏住呼吸,一点一点抬起眼眸。

    四目相对,一瞬间似乎都失了神。

    牧野终于抵不过心底的渴望,锁住她腰部的一条手臂上移,掌心贴在她背上稍稍一按。

    男人的坚硬和女人的柔软紧密地贴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和谐的整体。

    “啊——”向暖低声惊呼,随即被他逮着机会长驱直入,如横扫千军的一代名将。“嗯”

    牧野的唇舌在她的口腔里肆虐,贴在她腰上的手掌几乎要掐断她的纤腰,青筋凸起的手背彰显着他的隐忍。

    “呼——”一吻结束,向暖早已经气喘吁吁,身子虚软。

    牧野突然一把将她抱起,大步跨进客房,将她放进床铺里。

    向暖惊慌抬眸,以为他要更进一步。

    牧野却扭头出去,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柜那。

    “早点睡吧。”

    声音沙哑得一塌糊涂,透着让人脸红耳热的性感和隐忍的欲望。

    向暖呆呆地躺在床铺里,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房门口,突然“啊”的惊呼一声,一把拉过被子将自己盖在下面。

    主卧室里,牧野站在窗口那闷头抽完了一根烟,体内那股骚动的欲念才被压下来。刚刚洗过澡,但身上又已经一身汗水了。

    尽管辗转反侧了许久才睡着,但向暖第二天还是早早地醒了。

    在向家,这么多年都是她天未亮就起来准备早餐,她早就习惯了早起。

    至于早睡,那不是她能控制的。刘秀清和向晴经常熬夜看电视玩手机,她睡在阳台,不可避免受到影响。

    只是想到刚刚那个旖旎的梦,向暖就忍不住将脸抵在枕头里,懊恼呻吟,满脸红霞。

    梦里她被一个男人搂着狂野亲吻,男人的手甚至从衣摆下探进去触碰她敏感的肌肤男人拉开她的腿时,她突然一个激灵醒了。

    好丢脸!

    虽然脚崴伤了,但向暖还是决定起床洗漱,看能不能帮忙做点什么。

    客厅和厨房都没看到牧野。

    主卧室的门敞着,床上被子已经叠成了豆腐块。

    向暖知道他出去晨练了,没准很快就回来了,就赶紧跳到厨房去准备早餐。

    刚忙了一会儿,牧野便一身大汗淋漓地进门了,手里还拎着几个塑料袋。

    “不用忙了,我买了早餐。”

    “哦,好。”

    向暖洗了手,拿毛巾擦干水迹。正想跳出厨房,牧野已经大步走了进来,照旧一把将她抱起。

    既然是自己的女人,腿又受了伤,这样抱来抱去再正常不过。

    但是向暖经过昨晚的小插曲,加上那个羞人的梦,顿时觉得尴尬又无措,心头小鹿又像受了惊吓似的四处乱窜。

    牧野脸色如常地将早餐从袋子里拿出来,在桌上摆开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