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向暖惊呼一声,随即被他含住了唇瓣。不复刚刚的温柔,而是变得霸道孟浪起来,简直势不可挡。

    呼吸间满满的都是男人极具侵略性的气息,腰上和脑后的手掌都牢牢地锁住她,让她动惮不得。

    向暖的身子止不住颤抖起来,脑子更是一片空白。在他的霸道强硬下,她根本无力反抗,也不想反抗。

    今晚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不是吗?

    品尝够了她唇齿之间的芬芳,牧野终于松开她的嘴唇,顺势滑到了她的脸颊,耳朵,甚至含住了她小巧的耳垂

    电流四窜,酥麻一片,惹得向暖又禁不住轻哼出声,颤抖得更加厉害。

    牧野的手不再紧贴在一个地方不动,而是顺着女性玲珑的曲线探索了起来。带着欲念的探索,所到之处皆火花四溅,烧得彼此都口干舌燥。

    向暖的力气都被这四窜的电流和熊熊燃烧的火花给抽没了,软绵绵的就像一个婴儿,完全靠牧野搂着。唯有一双手还抓住他的衣服,也是颤抖不已。

    牧野的手抓住了向暖的裙摆往上一拉,裙摆顺着她修长的腿一路往上,春光乍泄

    “来电话啦!来电话啦”手机铃声突然大作。

    向暖如梦初醒,力气瞬间回归,她一把推开了牧野。“有、有电话。”

    也不等牧野出声,她就赶紧跑过去接电话了。

    电话是李晓敏打来的。因为向暖说了给她发照片,结果一直没有动静,她等不及了,只好打电话来问一问。

    “我马上发!挂了电话马上发!”

    因为声音有点变样,向暖不敢多说,赶紧就挂断了。然后抓起手机,对着窗外的夜景拍了一张照片。

    一不小心,手就抖了,照片模糊了。

    向暖只好重拍。可是一连拍了几张,都是这样的。

    没办法,牧野就在一旁看着,她忍不住紧张啊。

    “我来吧。”牧野将手机从她手里抽走,选好角度,对准,聚焦。“好了。”

    向暖接过来一看,发现效果很不错,就发给了好友。在牧野的注视下,还特艰难地加了一行文字——猜猜我在哪里!

    刚发出去,牧野就抽走了她的手机,还关了机。

    意图再明显不过。

    向暖惊呼一声,撒腿就往浴室跑。“我、我去洗个澡!”

    她总算想起来了,自己还没洗澡呢!洞房花烛夜,怎么能不洗得香喷喷的?留下不干净的坏印象可不好!

    牧野要抓住她是很容易的,但是脑子转了转,到底还是忍住了冲动。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

    男人喜欢直接的,干了再说。只要舒服了,其他的细节都可以忽略不计。说白了,男人的第一次就是赤裸裸的占有,从此在这个女人身上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可女人的第一次却是交付,伴随着身体的疼痛和心理的忐忑不安。那么她们要把自己洗得香喷喷的,含羞带怯地靠上来,仿佛就是一个郑重的仪式。

    洞房花烛夜,对女人来说,确实应该美好一点。

    牧野拿了烟和打火机,重新回到落地窗前,静静地吞云吐雾。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