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而张淡水最大的见识,就是在集上。

    集上,就是张淡水的天与地,她不像肖小曼那样,在镇上生活,还去过省城。

    所以张淡水见识不广,只以为,肖英杰用了强后,秦予希被肖英杰破了身子,她就是肖英杰的人。

    所以肖小曼认为,张淡水的计划,结果不会那么如意。

    但是肖小曼对秦予希如今是怀恨在心了,秦予希那么有钱,竟然还跟她计较几百块钱的房租,甚至马可心出了事,秦予希竟然不帮马可心度过难关?

    贫富差距,让肖小曼咽不下这口气。

    正好张淡水找上了肖小曼,于是肖小曼就答应了下来,决定借张淡水的手,给秦予希一点教训。

    两人商量好了,就等着秦予希回来。

    省城别墅里……

    早上的时候,秦予希从床上起来,站在别墅的玻璃窗前,看着窗外一片白雾蒙蒙的。

    她眨了眨眼睛,回头,看着昨晚偷溜进她房间的祁子涵,轻声道:

    “子涵,下雪了。”

    祁子涵已经穿戴整齐,打算趁着早上没什么人的时候,偷溜回自己的房间,听闻秦予希这样一说,就走过来,站在秦予希的背后,搂住她的腰,也是往窗外一看,的确是下雪了。

    细细的雪,落在地上,屋顶上,让入目所及,全都是一片薄薄的白色。

    祁子涵低头,亲了一下秦予希的发顶,说道:

    “往年这个时候,东山上的雪,已经及膝了。”

    被圈在祁子涵怀中的秦予希,转了个身来,抱住了祁子涵的腰,抬头,盯着祁子涵的下巴,问道:

    “那东山上,冷吗?”

    在秦予希的记忆中,应当是很冷很冷的,她家里一直很穷,但是每年冬天,父母也会给她备上新衣好过年。

    尽管如此,秦予希记忆中的界山寨,一到了冬天,便是冰天雪地的,从烧了火坑的吊脚楼里出来,就只觉得浑身冷到骨髓里。

    山里的冬天,总是极其寒冷的,也不知道祁子涵这样一个帝都来的小伙子,怎么受得了。

    祁子涵却是摇头,黑漆般的眼中,闪着一抹兴奋的光,他道:

    “大学封山的时候,我们除了日常执勤,一些特殊训练都停了,你每年的冬天也会回界山寨,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冷。”

    那时候他多忙啊,跟踪偷窥秦予希都来不及了,压根儿就没顾得上冷不冷的,不光不觉得冷,祁子涵还觉得异常兴奋,跟着秦予希的时候,还会觉得燥热。

    秦予希低头,咬唇,脸微微的红了,她伸手轻轻的掐了一下祁子涵的手臂,嘴角轻扬着,将脸埋进了祁子涵的胸膛里。

    她没说话,一切都是此地无声,胜有声。

    今天就是化妆比赛的省赛,也是年前的最后一场比赛,上次从海选晋级了的化妆师,今天要去中环大厦参加这年前的最后一场比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