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秦予希家院子里的这些人之中,其中一个就有何春花。

    秦予希也不知道这个何春花,究竟是有什么脸跑到她家院子里来,要秦予希帮忙的?

    记得这个何春花当时还住在寨子里的时候,跟秦予希家里关系一直不睦,她今日也不像是来请秦予希帮忙的态度,更像是个来找茬的。

    方才秦予希在二楼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在她家院子里吵吵闹闹,出来一看,吵闹的就是何春花。

    她正面红耳赤的和一个老嫲嫲在互相飙脏话对骂,中间还隔着一个林大花,而跟何春花吵架的那个老嬷嬷,已经有60多岁了,这就是帮着何春花把吊脚楼卖了的中间人了。

    秦予希听了一耳朵,大概就是何春花在指责中间人骗了她,让她把吊脚楼给贱价卖了,林大花在劝何春花不要整事,何春花便怪上了林大花,说林大花和中间人是一伙的。

    那中间人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卷着袖子在骂何春花,各种难听的话蹦出来,何春花当然也不是个省油的灯,隔着林大花也在骂着中间人,而且还是破口大骂,战斗力爆表的那种。

    陈玉莲正在和另外几个从市里过来的人说话,那几个人倒是没有何春花的战斗力那么凶猛,大约也是知道自己在这事儿上不占理,今天过来,就是想让秦予希出面,去找钱多多要回他们吊脚楼的。

    但求人办事,还在别人家里吵架,到底不像个样子。

    见着秦予希出现在木质的楼梯上,有人就扯了扯何春花这个泼妇,低声道:

    “别骂了,予希下来了。”

    “就是,你现在骂这个骂那个的,也起不了任何作用,这事儿你们根本不占理。”

    林大花也是皱眉劝着何春花,她当然也很讨厌何春花这种出尔反尔的人,但是怎么办嘛,这个事情要解决,中间人是她找来,是帮秦予希买卖何春花家吊脚楼的。

    这件事情,中间人非常无辜,她本是做了个好事,赚点提篮子的钱,结果却是惹上了何春花这么个奇葩,真金白银的买卖何春花都能反口不认,硬是要天天来纠缠中间人。

    一直到现在,中间人都还没说出买何春花家吊脚楼的,就是秦予希,这也算得上是业内良心了。

    就为了这个,林大花说什么都得维护着中间人。

    何春花见秦予希从楼梯上下来,干脆一屁股就坐在了院子里,双掌拍着秦予希家院子的石板,嚎啕大哭道:

    “我这是作了什么孽啊,我家的房子被人占了,我要回我家的房子,现在都不占理了,予希啊,你给我做做主啊。”

    见秦予希蹙眉,走近了她一些,何春花又是哭得声音更大了,道:

    “求求你了啊,予希,你帮帮我吧,我老了就想落叶归根,现在在外面飘着,这是让我死都死不安心啊。”

    “起来,不要撒泼,不好看。”

    秦予希抬头,看了一眼她家院子外面,已经有不少游客往这里投注目光了,隔壁家六爷的院子里,两条狼狗一直在暴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