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看似拥有江城最大的兵权,可是却也是最大的靶子。

    阿香看着刘欣儿,眼眸中稍有的坚韧,“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

    刘欣儿嗤笑一声的看着阿香,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鞋子。

    “不是你不敢相信我,而是不敢相信接下来的话。”

    阿香咬了咬嘴唇,刘欣儿说的非常不错,她确实是不敢。

    如果想要杀掉陆曜城的人,是她身边的人,那么她要怎么办?

    刘欣儿看着沉默不语的阿香,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阿香,我知道曾经强暴你的人是谁,只要你肯乖乖的离开这里。”

    阿香猛地抬起头,手中死死的抓着刀子,对着刘欣儿。

    “如果不是你父亲,我怎么可能会沦落成为妓女?”

    “我父亲?”

    刘欣儿说着,顿时大笑了起来,那样子就像是癫狂了一样。

    “阿香,如果真的是我父亲的话,你现在怎么可能还能够变成妓女?”

    阿香愣住了,如果不是刘欣儿的父亲强暴了她,那强暴她的人又是谁?

    “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阿香双眼变红了,心头的酸涩,让她无法释怀。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她怎么可能会和他失之交臂。

    刘欣儿看着有些激动的阿香,脸上的笑容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

    “当年,我为了等待一起逃跑的情人,在下人的院子里面等了很久,看到了几个兵痞走进了你的院子。”

    阿香气得浑身都颤抖了,兵痞?!

    她明明可以在做一个清白的下人,等待着陆曜城接她离开地主家。

    可是老天就像是和她开了一个玩笑,没有了清白,也和他彻底缘尽。

    原本以为玷污自己清白的人是地主,现在看来她这些年真的是恨错了人。

    “即便是这样,我也不会允许你靠近陆曜城一步。”

    刘欣儿看着油盐不进的阿香,脸上露出了杀意,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

    既然阿香不要命了,那么不如就成全她好了,最后的赢家就是她刘欣儿了。

    刘欣儿想到这里,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想要抢夺阿香手中的刀子。

    可是用尽办法也不能够得逞,刘欣儿察觉到了外面有人经过,心中便生出一记,上手去抢阿香手中的刀子。

    阿香见刘欣儿不甘心的样子,死死的护着刀子,不让她得逞。

    可是却没有注意到刘欣儿的心思根本就不在刀子上,而是她身后的陆曜城。

    两个女人在床边不停的抢夺,刘欣儿眼神一变,用力的撞了一下阿香,阿香双手握着刀子,狠狠的刺入了陆曜城的身体中。

    酒醉的陆曜城彻底清醒了,看到阿香趴在自己的胸口,肩膀上面还有刺伤自己的刀子。

    刘欣儿见状,脸色大变,立刻跑出门外大喊道:“来人啊,杀人了,来人啊,杀人了。”

    阿香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陆曜城一双阴冷的眼神,让她的心变得刺痛了。

    “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阿香从陆曜城的身边起来,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