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几个人都笑了,这一笑便烟消云散了,终归是同寝,低头不见抬头见,哪有那么大仇恨,如果不是马星华欺人太甚,杨南也不会跟他一般计较。

    时间不大马星华便将洗脚水给他打了过来,杨南也没客气,脱掉鞋和袜子洗脚,跑了这一路,一脚臭汗,他早就想洗洗脚。

    马星华站在旁边都没敢动,洗完了杨南将脚盆一踢,马星华麻溜地又将洗脚水端出去给倒了,待再回到寝室仍然很忐忑,他不知道杨南还会不会跟他算账。

    还是那句话,欺负人的人并不一定胆大,相反他们或许比常人更胆小,只不过习惯了欺凌弱小罢了。

    那边见气氛缓和,穆庆生两个人早就又去玩LoL去了,他们和杨南本就没有太大冲突,也只有马星华以前对杨南最颐指气使,只是因为刚才杨南带来的震撼,仍然是心有余悸。

    杨南哪里还管他们,开始翻翻箱倒柜,翻看原杨南的东西,箱子里没什么值钱的衣服,有一套运动服,还有双球鞋,一件换洗衣物,让杨南庆幸的是在里面找到了二百块钱。

    杨南长出口气,“妈的,明早终于不用饿肚子了。”

    其实说的过了点,他还有饭卡,里面还有几十块钱,最让他惊讶的是在柜子里他竟然找到了一套针灸用的银针,放在一个牛皮小袋子里,分上下两格,足有七十二支,而且在床头他还现了原杨南学习用的医书。

    银针自己正用的上,杨南毫不犹豫地收起,到现在他已基本明白了一些,原身体的主人之所以被人暗害,恐怕就与这些医学书籍和银针有关,因为经过几年的努力,原杨南竟然已经找到了修复三焦脉的方法,而且正在施行中,这就意味着一旦三焦脉恢复,他便可以习武。

    某些人不希望他强大起来,这或许才是导致背后之人下手暗杀他的原因,原则上讲和杨南存在竞争的人,无论是在商业、武学还是女人上,都有杀他的动机,这让杨南也很难确定到底是谁在背后下黑手,竟然到了要动手杀人的地步。

    杨南翻看着那些医书,将中医与自己的医术参考对照,他神魂强大,根本就是过目不忘,一目十行,而且这些书在他脑海里还有些许的记忆,看起来更快。

    半个时辰不到两本医术便全部看完了,这还是他没有神识的情况下,如果到练气四层诞生了神识,那翻书就是一目十页,扫几下一本书就可以用神识全部拓印下来。

    将东西重新整理好,杨南到水房洗了手,回来靠在床上道:“明天还有运动会,大家也早点睡,先睡了。”

    说完,杨南便拉过被子倒了下来,今天于他而言体力透支很大,需要彻底休息一下。

    “我去,听他的口气难道还真要参加五千米长跑不成?”几个人又是面面相觑,忐忑不已的马星华直到这时才长出口气,杨南都睡了应该不会再找他算账了。

    ……

    第二天杨南一早就起来了,穿上校服来到操场边上一片林子里,这里有一片小湖,空气清新,可以看到初升的太阳。

    早上是日之精华最旺盛之时,便于吸收,杨南便在这里盘坐下来,吸收一口东来紫气,远转炼血星魂诀淬炼身体。

    《炼血星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